中乙拉萨城投目标冲甲到解散 高原之悲原因在谁?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中甲联赛
摘要

稿件来源:欧洲金靴 贝克足球 12日,中国足坛最为“特殊”的球会之一:中乙拉萨城投俱乐部正式官方对外宣布,因职业联赛主场设置在西藏未果,加之俱乐部去企业化更名在即,决定解散拉萨城投足球队、退出中国足球

中乙拉萨城投目标冲甲到解散 高原之悲原因在谁?

  稿件来源:欧洲金靴 贝克足球

  12日,中国足坛最为“特殊”的球会之一:中乙拉萨城投俱乐部正式官方对外宣布,因职业联赛主场设置在西藏未果,加之俱乐部去企业化更名在即,决定解散拉萨城投足球队、退出中国足球职业联赛。

  其实早在半月之前,拉萨俱乐部就已经通知全队队员“俱乐部即将解散”,并向中国足协申请退出2020赛季中乙联赛。

  从舆论反应看,这则消息引发的震动性着实不小,拉萨城投的解散,意味着西藏自治区将消失在中国职业足球的版图之中。

中乙拉萨城投目标冲甲到解散 高原之悲原因在谁?

  1。

  拉萨城投足球俱乐部于2017年3月29日成立,是目前拉萨市乃至整个西藏自治区唯一一家职业足球俱乐部。2017赛季拉萨获得业余联赛第6名,并在升降级附加赛中淘汰中乙球队沈阳东进。

  但由于未能通过中乙资格准入,俱乐部失去了2018赛季中乙参赛资格。

  2018赛季拉萨城投获得中冠联赛第5名,最终以中冠第4顺位的排位通过2019赛季中乙联赛准入。2019赛季中乙联赛,拉萨城投在32支球队中排名第26名,并通过2020赛季中乙联赛准入,高居2020赛季中乙联赛准入排位第10位。 

  然而就在本月4日下午,城投俱乐部突然通知全体教练、球员、工作人员:俱乐部即将解散!

  对于突如其来的一切,全队上下感到十分突然。去年年底和4月前后,拉萨城投在昆明备战,还同淄博蹴鞠、武汉三镇、成都兴城等中乙、中甲球队进行了高质量的热身赛。

中乙拉萨城投目标冲甲到解散 高原之悲原因在谁?

  4月下旬,拉萨城投转战成都,在谢菲联基地与陕西大秦之水、四川优必选等中甲球队过招。

  球队一直按照正常节奏备战新赛季中乙,此前丝毫没有解散的迹象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冬季转会期,城投俱乐部还引进了多名中甲级别的球员,本赛季的目标就是冲甲,这在今年的西藏体育界也一直是重要的龙头大事,是自治区政府非常注重的一支形象队伍。

  然而,一切变故都来的那么突然。

  “俱乐部说了,说未来球队不能冠名城投,必须是中性名,球队主场不能在拉萨,疫情也是一个原因。”某拉萨城投球员解释了俱乐部解散的原因。

  关于中性名称的问题,至今中超、中甲、中乙绝大部分俱乐部都没有更名,且中国足协并非刚刚提出,未来是有“松口”之可能,因而中性名不能成为拉萨城投解散的理由。

  2。

  城投俱乐部的主场,或许是大问题之一。

  在征战2017赛季业余联赛时,拉萨城投将主场设在拉萨群众文化体育中心。但到了关键的升降级附加赛,拉萨城投只能将主场放在惠州。2018赛季,拉萨城投又在林芝体育场完成了中冠赛季。 

  到了中乙平台,城投成为职业球队,但却不能在西藏打主场了。整个2019赛季,城投只能将主场放在四川省德阳市体育公园。

  高原,这是西藏职业足球始终无法回避的难以融入内地大家庭的原因之一。

中乙拉萨城投目标冲甲到解散 高原之悲原因在谁?

  拉萨海拔3685米,只考虑气温这一个因素,它也比沿海地区低20摄氏度左右。这样的温差对于任何人都够喝一壶的。

  但对于足球运动员而言,比六七度温差更难克服的,是气压差所带来的空气含量减少。

  气压是一个怎样的概念?我们可以相对狭义的把它理解为:一个地区单位面积内的空气的重量。如前文所言,海拔上升1000米气压降低10000Pa,10000Pa约等于0.1公斤的压力。换句话说,海拔每上升1000米,单位面积内空气的质量就下降0.1公斤。

  在平原地区,球员吸一口气可以跑三步,但是在高原上,吸一口气的氧气含量可能只有平原的70%。

  而且,运动员在平原长年累月训练已经形成了下意识的生理机制:即一口气跑三步。这就意味着该球员一开始就处于缺氧状态,他跑的步数越多,跳的次数越多,身体愈发缺氧。

中乙拉萨城投目标冲甲到解散 高原之悲原因在谁?

  在海拔超过3600米的拉萨踢球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2017年的9月24日,当时尚在中冠的淄博星期天队就真的体验了一把。

  2017年中国足球协会业余联赛总决赛四分之一决赛首回合,淄博星期天做客拉萨挑战拉萨城投队。当时比赛场地的海拔是3658米。

  淄博队为了适应场地而提前一周抵达拉萨,客队大巴、酒店客房和健身房都配备了弥散式供氧设施。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专门派出两名医生24小时陪护球队,并每天对全队进行两次体检。

  即便这样,“晕头转向”还是大多数淄博星期天队员的常态。

  比赛一开始,客队队员最常见最大声的呼喊声是“氧气氧气!”赛区工作人员沿球场边线放置了许多便携式氧气瓶,为了保障球员体能乃至于身体健康,比赛每15分钟设置一次补氧环节。

  每到此时,淄博队员几乎人人氧气瓶不离手。

  这就是西藏地区开办职业体育赛事的困境,内地的球队球员几乎是人人抗拒,毕竟足球是吃身体的行当,身体健康之事为行业头等要务。

  3。

  然而,无法忽视的是:2020赛季大幕尚未开启,中乙大概率是不会采用主客场制的,而是采用赛会制。

  那么“在西藏不能打主场”的理由或许当下并不能成立,至少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是说不通的。 

  舆论的目光再度审视,或许只能是指向疫情影响。

  确实,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都很大,当然了包括身处中乙的拉萨城投俱乐部和他的投资方:拉萨市城市建设投资经营有限公司。

中乙拉萨城投目标冲甲到解散 高原之悲原因在谁?

  不过,当下中国足球“去金元化”的势头也已经非常明显,中国职业俱乐部的资金投入呈明显下降趋势。况且今年拉萨城投冲甲势头大好,此时选择解散恐怕原因也相当复杂。

  在当前环境下,投资拉萨城投俱乐部得不到当地相应的支持和足够的回报,这也是该队解散最重要的原因。

  俱乐部突如其来的推出决定不但伤了西藏球迷的心,也让教练和队员十分不满。

  据部分教练和队员透露,当时只是由球队的领队给每个教练员和队员打电话告知了这个决定,队员们在毫无思想准备的前提下突然就失业了。

  一名教练员直接对外表态:“俱乐部退出时连一份正式的书面通知都没有,就这么一个电话通知的,我们想要个说法。”

  讨说法和讨薪,是原拉萨城投队教练、队员的普遍态度。

  拉萨城投是从1月份开始集训的,一直集训到5月份才解散,期间俱乐部只发了1月、2月的工资,3月份以后的就没有发过。

  现在这些教练和队员还遇到一个问题,就是他们的新赛季合同还没有签订。

中乙拉萨城投目标冲甲到解散 高原之悲原因在谁?

  据了解,俱乐部在去年12月时曾与教练组和转入的队员谈了合同,双方谈妥后,教练组和队员就把已签名的合同邮寄给了俱乐部,但是俱乐部一直没把盖章的合同寄回,这让教练和队员讨薪时遇到难题。

  在俱乐部解散后,拉萨城投还没有给教练、队员们一个善后方案,

  4。

  如果拉萨城投解散,那么整个西藏将没有职业俱乐部。对于这片美丽的土地而言,不得不说是一个巨大的文化打击。

  在拉萨城投之前,西藏曾出现过一家职业俱乐部,即2002年4月27日成立的西藏藏鹰雪泉俱乐部。球队当时也无法将主场设在西藏,连续2年坐镇北京石景山体育场打中乙。

  2004年,球队更名为西藏惠通陆华足球俱乐部路虎队,主场先后放在保定体育场、北京朝来体育中心。

  2006年,西藏惠通陆华足球俱乐部收购大连长波的中甲资格,以“山西沃森路虎队”的名义将主场设在位于太原的山西省体育场征战中甲。

  2007年,球队又移师呼和浩特人民体育场,以“西藏惠通陆华足球俱乐部呼和浩特队”的名义征战中甲,但赛季中途退赛后宣告解散。

  西藏自治区客观上一直是中国足球欠发达地区,经济和气候环境相对恶劣,一直很难像北边的新疆那般出产大量高水平球员。

中乙拉萨城投目标冲甲到解散 高原之悲原因在谁?

  去年年末时,拉萨城投俱乐部还对外官方表示,为更好地贯彻“发展西藏足球 挖掘西藏人才”的宗旨、发现和培养本土优秀的足球后备人才、为优秀足球苗子创造更大的发展平台和上升空间,西藏自治区体育局、西藏自治区足协和城投俱乐部计划于今年1月开展藏族球员选拔(内地组)。

  当时的目的自然是全力支持城投俱乐部备战今年的中乙联赛,力争培养更多的藏族球员出现在职业联赛的赛场。

  可是现实如冷冷的冰雨,在疫情警报未除的6月,彻底浇灭了西藏职业足球人的梦想。

  跋。

  先后出现过两家出自西藏的职业足球俱乐部,但他们由于地理环境的影响,都没办法在西藏自治区范围内设立主场参加职业联赛,这实在令人遗憾的。

  西藏何时才能再出现一家职业俱乐部?职业联赛何时能在西藏进行?这是西藏足球人最为关心的话题,或许,也应该行业管理部门与全国的足球热爱者们共同注目与探讨的现象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